小说ABC - 网游竞技 - 规则类怪谈:4016在线阅读 - 第五章 教学楼负一楼

第五章 教学楼负一楼

        魏亮的话比楼梯间里飘出来的气息更让人不寒而栗,林异发现他的手颤抖得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林,教学楼守则里写,教学楼有且仅有四层,没有地下室和更多的楼层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魏亮拽着林异的手,摇头示意他不要进入楼梯间,眼神中满是哀求与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犹豫了,但他的脑海里同步浮现出来了刚才看到的教学楼的样子,肉眼可见的层数就有七层以上啊!

        「教学楼只有四层?可我明明看到了至少七层啊?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疑惑了,他又看了看摆在了眼前的楼梯间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扇隔离式防火门的背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,幽暗的灯光指引着通往地狱的路,乌漆漆的隧道里回荡着断断续续的风声,犹如来自异世界的呼唤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迟疑于楼梯间到底存不存在时,教学楼到底应该是几层的时候,一种疲惫虚弱的感觉悄无声息地从他的心头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开始没有意识到异常,但马上他就发现楼梯口似乎被某种力量扭曲了起来,而他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出现一些无规则的扭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出现了幻觉,有什么东西在冲击他对于教学楼的认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不可名状的恐怖感正在一点一点地扭曲他的意志和认知,似乎要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时刻一只手掌搭在了他的肩头,田不凡笃定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:“楼梯间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一锤定音,击碎了他的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用手扶着额头,进行了几次深呼吸,心中那一股虚弱而疲惫的感觉这才逐渐消散,原本看出去扭曲的教学楼似乎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的一幕幕仿佛是一个荒诞的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守规则、理解规则,才是一个合格的玩家应该做的事情。”田不凡摩挲着鼻子,望着深渊般的楼梯间入口道,“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的是,这个校区非常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次,从入校到现在的一系列事情来看,遵守学生守则,或者说,遵守应该遵守的那部分规则,是我们在这个生存游戏中保证自身安全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不凡看了魏亮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看来,除了学生守则之外,还有更多的规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有意思啊!越来越有趣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一起走?”田不凡看着林异,平静的眼神中流动着些许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看向了魏亮,轻轻地将手按在魏亮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亮子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拿到学生证,不然我们连遵守规则的前提都达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亮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,他的目光在林异和楼梯间之间来回移动,眼中满是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他无奈地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虽然我来过一次,但是我现在除了抱紧你的大腿外,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他紧闭双眼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情绪,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,然后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不凡见状,点了点头,率先踏入了楼梯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。

        19:45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心中默默地记下了时间后,他跟上了田不凡的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x023年5月6日,19:47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学楼,通往负一楼的楼梯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下了两分钟的楼梯了,但林异还是没有看到楼梯的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看了一眼走过的阶梯,又看了看身下的楼梯,螺旋的台阶在视野里犹如斐波那契数列图,而他们则是数列中渺小的一个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只是一个狭小的楼梯间,但当林异走了一段时间后,却发现这个楼梯间逐渐变得快开阔了起来,有一种世界被拉伸的诡异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走了一段时间,田不凡骤然忽然停下了脚步,若有所思,接着问道:“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看了一眼手表:“19:53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的时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19:45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分钟还下不了一个地下室?”田不凡皱起了眉头,“不应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……哪个环节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不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没有问题,但这恰恰是最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!”韦山表现得有些烦躁,“我只想知道我们怎么做才可以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蒯鸿基双臂交叉在胸前,慢条斯理地下着楼梯,阴恻恻道:“我倒是无所谓,这儿蛮风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韦山怒视蒯鸿基,讽刺道:“阴比就喜欢阴冷的东西,干脆把你葬在这里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蒯鸿基笑了笑,看向田不凡道:“田公子,快想想办法脱身吧,不然某人又要暴走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——”韦山猛地冲到蒯鸿基的面前,一把拎着他的衣领,“咚”地一下把他按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蒯鸿基被卡住脖子,面色涨得有些发红,但却艰难地笑了出来,眼中更是毫不顾忌地露出了挑衅之色:“一点力气都没有,没吃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闹了!”林异走过去,一把抓开韦山的手,同时将拍了拍蒯鸿基的肩膀,沉下嗓音道,“有什么想说的,等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蒯鸿基歪着脖子看了一眼韦山,挑着眉毛舔着舌头,笑容更加肆意:“没问题没问题,你是老大,你话事嘛!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!”韦山冷笑一声,耸了耸肩膀,别过头去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道:“田公子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随口一问,没想到却真的得到了田不凡的答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你们快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当即快速下楼,不过十来级台阶的距离,他就看到田不凡正站在一扇青灰色的隔离式防火门,门的上方有着发绿光的安全出口的标记,墙壁上标着“b1”的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负一楼到了。”田不凡不知道在想什么,笑眯眯地拉开了防火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澄黄色的灯光从门外透进来,明明在地下,竟然夹在着些许晚风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不凡首当其冲走了出去,林异向魏亮道:“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走?”魏亮张大了嘴巴:“这这这……还真有地下室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信将疑地走进了门,下一刻,一双眼睛瞪得比灯笼还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里是?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走进了门后的世界,整个人也是猛地怔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竟然回到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当初进入地下室的楼梯口!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揉了揉眼睛,不敢置信地向教学楼的台阶下方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学楼外烟雨朦胧,一重重雾气像山峦般叠在一起,雾气之中,肉眼可见地有一些影子缓慢地移动着,不时地向教学楼投来恶毒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学楼外,一根根路灯在雨雾中由近及远地排布着,一直隐没到了雾气的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顺着楼梯走了半天,怎么可能回来?」林异的心绪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凉的晚风夹杂着淡淡的水雾气息,一阵一阵地扑打着林异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的耳边响起了田不凡的声音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循声望去,只见楼梯间左手边不知何时多出来了一个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门口的墙上插着一块牌子,牌子上标有“教师办公室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教师办公室?”见到牌子,林异的第一反应不是激动,而是惊惧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林异多加思考,田不凡就轻轻地叩响了教室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?”办公室里响起来了一道带着疑惑之色的男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好,我们是跟着告示牌来办理入学手续的。”田不凡应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咔!」

        教师办公室门上的猫眼此内部被打开,一只眼珠子顶着猫眼骨碌碌地向外张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告示牌是什么颜色的?”门内的男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蓝色。”田不凡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咔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门从内部被打开,里面传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似乎是再向林异他们道:“排好队,后面的人等半分钟再敲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当即止步办公室门口,但心中忽然有好奇心作祟,于是便伸着脖子望向了那还没来得及关闭的门户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澄黄色的灯光并未能够照进门中,林异什么都没看到,那门就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低头看了一眼手表。

        19:53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等候了半分钟,见田不凡迟迟没有从办公室里出来,便走过去准备敲门,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看向魏亮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带手表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经人谁戴手表?”蒯鸿基哼了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就没有,逼话这么多!”韦山冷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见阳气过剩的韦山和阴气逼人的蒯鸿基又要冲碰,林异赶紧将两人分来,“蒯蒯,你先进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整个校区从头到脚透着诡异的气息,原本以为到教学楼就安全,没想到教学楼除了比雾气里安全一些外,其他的更加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看了看时间,半分钟后,便又让韦山去叩门进了办公室,接着是魏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的门口现在只剩下了毛飞扬和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便道:“毛子,接下来你去叩门吧,我卡着时间来殿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林异目光的注视下,毛飞扬步子有些僵硬地挪到了教师办公室的门口,但他却迟迟没有敲响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感觉不对劲,赶紧问道:“毛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地拍了拍毛飞扬的肩膀,哪只毛飞扬条件反射般地蹿开了一些,然后惊魂未定地看着他,呼吸也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毛子?”林异试探性地问道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毛飞扬咽了一口唾沫,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老林……我,我怎么看不到那个办公室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你看不见?”林异指了指办公室的门,“它就在这儿啊,你没看到田公子他们进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毛飞扬声音颤抖着说道:“我……我就看见你们朝着墙壁说话,然后、然后人就撞到墙壁里去不见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你们真的看得到门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毛飞扬的眼中满是对未知的恐惧,有什么东西似乎开始冲击着他对于这面墙壁的认知,他开始怀疑到底墙上是不是真的有一扇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悄悄靠近毛飞扬,然后闪电般伸出手,一把抓住了毛飞扬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毛飞扬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下意识地就要抽出手臂,但林异的手劲却出奇地大,拉得他根本没办法抽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毛子、毛子毛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毛飞扬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林异赶紧凑到他的耳边低吼道:“毛子,你先听我说!你跟我过来先看看!门就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抓着毛飞扬的手,往那个门的把手上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毛飞扬的手掌即将触摸到门把手的时候,毛飞扬忽然想到了什么,整个人爆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,一下子挣脱了林异的钳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老林,不对,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毛飞扬疯狂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告示牌上其实写了这种情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应该就是遇到了那种特殊的情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示牌第一条规则!如果我看到的并不是‘教师办公室’而是其他的房间,我就要顺着楼梯下楼,一直到遇到教师办公室为止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怔了一下,也想到了这条规则,于是便没有继续阻止毛飞扬。

        毛飞扬环顾四周,寻找到楼梯间的入口后就冲了过去,一把抓住了隔离式防火门的门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即将打开那扇门时,他忽然转过身看向林异,瘦黑的脸上再也没有了鄙夷的样子,而是布满凝重之色:“老林……记得遵守规则,我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毛飞扬就冲入了隔离式防火门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哐!」

        隔离式防火门重重地合上了,明明只有一扇门的距离,但林异却有一种荒诞的感觉,似乎他和毛飞扬相隔了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。

        20:00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八点整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回忆了一下学生守则,距离返回宿舍的时间只剩下了两个小时,如果来不及回去,就需要在教学楼过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过夜的前提是一定要在自己的教室,所以他一定要搞定入学手续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伸手叩响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来送餐的吗?”门口不再是男声,而是一道语气有些急促的女声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注:本书逻辑链在开书前已经由作者推导从而达成闭环,一切规则皆为线索,一切诡异之事皆会得到科学(获相对科学)的解释,不存在灵异事件与类似的东西,欢迎追读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