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网游竞技 - 规则类怪谈:4016在线阅读 - 第九章 夜晚是他们的主场

第九章 夜晚是他们的主场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地遵守规则,做一个正常的学生,然后在第七天离开校区就行了,明白了吗?”徐顺康凝视着林异的眼睛,恨不得将这句话写到林异的守则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嘴巴微张,尽量克制自己不去思考徐顺康话里的意思,然后先说出了自己遇到的麻烦:“我明白,但是我的舍友和我们走散了,所以我想要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今天入学的……所以和你走散的那个人,连学生证也没拿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……可能还没有拿到。”毛飞扬走到了楼梯间里去,林异也不确定他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在哪里走散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楼梯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楼梯?”徐顺康微微一愣,“他难道沿着左手边走了楼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左手边?没有,我们是在前往地下室的楼梯里走散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地下室?”徐顺康的眼中浮现起了一抹疑惑之色,“奇怪,教学楼守则上写了没有地下室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识地思考了起来,脑海里下意识地回闪起了关于这栋教学楼的认知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室、走廊、办公室……然后,一个楼梯间的样子,闯入了他的记忆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扇青灰色的隔离式防火门,门上有着发绿光的安全出口标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刚想到这一扇门,一股疲惫感就从他的心底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顺康的脸色忽然一变,猛地甩了甩头,然后失声嘀咕道:“不好!那个地下……那个东西在我的规则认知之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眼睛一亮:“你也知道地下室?那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口!住口!”徐顺康的脸上瞬间飞起了一抹紧张的神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闪烁,神色慌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喝止了林异后,马上闭上眼睛,然后不停地念叨了起来:“教学楼没有地下室、教学楼没有地下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念头的不断坚定,他对于教学楼的认知也重新开始巩固,他内心深处的那一股刚刚冒出来的疲惫感,也被他扼杀在了萌芽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重新睁开了眼睛,然后长舒了一口气,接着他审视了一番林异,沉声问道:“这就是你一直在思考校区的问题的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也感觉到了校区有问题吧?奇怪的天气、超出认知的建筑,还有……鬼鬼祟祟的人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啊,所以我才在想这个问题……难道不是吗?有问题还不去思考,那不是脑子有问题吗?”林异无辜地看着徐顺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诶你他妈……”徐顺康原本都已经有些动怒了,但这会儿他却怒不起来,一句“你他吗”在嘴里转了半天,最后他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吗说的有一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也顺着他的语气道:“是啊,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一些有用的信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·顺·康·学·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徐顺康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,望着林异这个表情,他忽然明白了什么,原本压下的怒气又冒出来了一丝,“你还想套我的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耸了耸肩:“没办法啊学长……我身边这位哥实在是给不出我有用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亮也不反驳,只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顺康气呼呼地摇了摇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点线索都不能给吗?”林异诚恳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为什么!”徐顺康神色严厉,“那不是你们该知道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林异还想追问的时候,一道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你越是了解校区的秘密,就越是无法自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无法自拔是不可控的,就像磁铁对于铁钉的吸引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只是远远地感应到了一点磁铁的吸引力,可你一旦了解得多了,就会拉近和磁铁的距离,一旦超过一个临界值,你就会无法摆脱这个磁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你踏入磁场的那一刻起,你的认知就会被颠覆、被粉碎,如果你不能重新建立认知,那你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和徐顺康穿着一模一样的蓝白条纹运动服的同学,走到了林异的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华阳,体育生,我和胖子是同一批的。”他自我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就看向徐顺康,皱眉催促道:“好了胖子,时间不早了,控制一下情绪,别冒火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早就走?”徐顺康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个嘚儿啊。”谢华阳凑过来,压低了声音道,“今天咱们人手不足,你刚才又把仇恨都拉满了,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我们这边,不早点走留着等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徐顺康被噎了一下,怒气忽然消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看林异和魏亮,迟疑道:“那他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华阳淡淡地看了一眼林异和魏亮:“他们惹你生气,你还想着他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说,他们的死活关我们屁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劝过两句了,我又说过两句了,剩下的他们爱听就听,不爱听那爱咋咋地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顺康显然还有些犹豫,但谢华阳忽然又道:“好言难劝想死的鬼,要是他们像袁铁头一样,我们再多次都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知道谢华阳是故意在激怒他,但听到袁铁头这个名字,徐顺康刚有些散下去的怒气还是重新爆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把拽住了谢华阳的衣领,低吼道:“住口!别再提大头了!你觉得真是那样的吗?我们本来有机会救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个屁的机会!他以为他读懂了守则,他读懂了个屁啊!”谢华阳猛地拍掉了徐顺康的手,“我们没有劝他吗?我们没有告诉他不要那么做吗?可他不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指了指林异和魏亮:“就像那两个自以为是的沙比一样,不肯听的呀!萍水相逢的,你跟他们废什么话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我插一句话……我没有不听喔……”魏亮举起双手,弱弱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华阳又指向了教室墙壁上的石英钟:“现在是八点四十三,你走不走?你要是不走我就先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想走那你就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走了!不奉陪了!”谢华阳还不犹豫地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吗给我等等!”徐顺康就像一个打气筒一样,怒气在他的体内被抽上来又压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会儿刚抽上来又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上写满了不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握紧了手里的漫画书,咬着牙齿道:“我还没看完这本漫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头人漫画有什么好看的?”谢华阳一把夺过了徐顺康手里的《山海绿战》,“港漫就是脱不掉这种恶心读者的脑瘫牛头人情节,这本我早就看完了,越到后面越拉胯,大结局更是一坨答辩,拉得稀碎,要我说还不如去看点纯粹的h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那儿还珍藏了几本织田non老师的作品,回头借你品鉴品鉴。”他拍了拍徐顺康的肩膀,催促道,“哎呀,走吧走吧走吧!赶紧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顺康的怒气这会儿真的消散得差不多了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道:“还有一点时间,我再跟他们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紧的吧。”谢华阳也知道不能逼的太紧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顺康便来到了林异和魏亮的面前,无比认真地说道:“我们要走了,你们两个自己当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去哪里?”林异下意识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心什么?”魏亮几乎和林异同一时间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顺康道:“21点过后不允许离开教学楼了,所以我们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走后,你们要小心除了你们之外的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环顾四周,冰冷的目光扫过之前那些围拢过来的那些同学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夜晚是他们的主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和魏亮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住了,遵守规则是你们唯一能够视线自我保护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徐顺康就跟着谢华阳向着教室的门口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之前,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转身看向林异,微笑道:“不过,从理论上来讲,在教室里过夜还是相对安全的,希望明天还可以见到你们……祝你们好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就打开了门,跟谢华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教室的门打开的瞬间,丝丝缕缕的浓雾就像晌午的炊烟一样从门缝中飘散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室之外,刺骨的寒风混合着冰冷的水汽不断地冲刷着校区,整个教室仿佛是在晚间行驶在加勒比海上的一艘帆船,随时都会倾覆在海浪与浓雾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谢华阳和徐顺康的离开,教室里陆陆续续有一些同学跟着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注意到这些离开的同学几乎都穿着统一的蓝白相间的运动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们都是体育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体育生离开后,教室的门就重新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的寒风不再吹得进来,偌大而空旷的教室在白炽灯澄黄色灯光的照射下,逐渐又变得温暖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又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20:47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马山就九点了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拿出学生守则翻了起来,找到了关于过夜的那一条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学生守则第6条:请您在6:00~7:40之间离开宿舍,21:00~22:00之间回到宿舍,回到宿舍后,不要在该时段外离开宿舍……如果没有在22:00之前回到宿舍,请您不惜一切手段返回教室,教室的灯不会关闭,请在教室过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期间,如果您发现宿管室或教室外出现任何异常状况,请将其无视,尤其是当你听到有声音在呼唤你的名字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警惕没有在宿舍过夜的舍友,尤其是当他们询问你任何与学生证有关的事情的时候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再看看教学楼守则中关于该时段的规则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晚自习时间在18:00之后,但本校并不强制学生参与晚自习,除非当前时间已经超过21:00。

        21:00之后,禁止离开教室,请自习到次日7:40,您可以浏览任何书籍,但是切记不!要!在!教!室!中!睡觉!(最后这句话加粗标有下划线并且标有大量醒目的感叹号)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期间,如果您看到窗外有异常情况或者门外有人喊你,请无视之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摩挲着下巴思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学生守则上写,返回宿舍的时间是21:00~22:00之间,而教学楼守则上的规则是21:00之后禁制离开教室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也就是说,正常情况下,我们应该在21:00之前离开教室,然后在22:00之前到底宿舍,中间有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用来赶路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将教学楼手册翻到最后,打开地图,观察着教学楼与宿舍的位置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地图上的教学楼和教学楼守则里描述的完全一样,一共三栋且并排建设,中间靠桥廊连接彼此,就像将三个“目”字摆放在一起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教学楼走到宿舍的距离,和走到校门的距离差不多,路上同样像撒米一样撒满了路灯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从守则推断,一个小时的赶路时间应该是富裕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是,学生守则里写了22:00之后如果没有回到宿舍就返回教室自习到第二天的7:40,但教学楼守则里写了21:00之后禁止离开教室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不是冲突了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对不对,没冲突……教室禁止离开,不代表了禁止进入,所以来不及回到宿舍的人可以返回教室自习,对对对,这就对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过,21:00之后禁止离开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异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现在的时间是20:52,从体育生离开到现在,他一共思考了5分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在这5分钟的思考时间里,他却没有产生之前的那种疲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为什么现在不累又不困,但是之前那么累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环顾四周,将整个环形教室的环境收入了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偌大的教室里现在还有六十几号同学,而之前曾围拢到林异身边给足他压力的同学大概有四十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都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,就是缩着身子缩在座位上,恨不得将自己嵌进去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耷拉着脑袋,有的眼神空洞无神地注视着空气,有的则是直勾勾地盯着教室里其他的同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同学就是像林异和魏亮看起来比较正常的,数量大概是二十多三十个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异将自己的发现告诉给了魏亮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亮听完之后,不解道:“你说那三四十个有问题我没意见,但是剩下的人你怎么确定就是正常的,有些不阴不阳的光是观察也看不出异常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异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通过这种级别的观察就做出判断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