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网游竞技 - 从庆余年开始核爆诸天在线阅读 - 第七章:【关于屁股的赌约】

第七章:【关于屁股的赌约】

        摸着豆腐,吃着豆腐,喝着豆腐,酸酸甜甜,还有有点咸。

        店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眼罩的五竹,一言不发,坐在一旁编织猪笼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与范闲,一人端着一碗豆腐,吃得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,其它暂且不说,就这豆腐的手艺,那是真没得说,要不,你就委屈一下,牺牲一下?”范闲打了个饱嗝,提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意思,五竹如果能将这个豆腐西施娶回家,以后就能天天吃这么美味的豆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竹头也不抬,手中动作不停,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闲将碗舔干净,嘀咕了一句,“我看你是对女人没性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没听明白这其中差异,五竹冷淡回应道:“我对人类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向惜字如金,偶尔开口,也是极为简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,当真不考虑一下?”范闲再次尝试动摇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五竹将手中最后一根竹条收尾,抬头看了他一眼,带着面罩,也不知是否真的能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这豆腐真的好吃,你可以娶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叔,她比我大很多,这怎么娶?”范闲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将猪笼重叠放好,五竹酷酷道:“当年小姐说过,年龄不是问题,身高不是问题,性别也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咳嗽,来自于范醉。

        险些被嫩豆腐呛住,急忙喝了一口水,才算捡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便宜娘亲还真是……思想开放,后来人也赶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放下手中碗筷,满足打了个饱嗝,拍了一下范闲的肩膀,“弟,我看好你,拿下她,豆腐随你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我怀疑你在开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不去幼儿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或许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,自己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异地他乡,有個朋友,而且还是兄弟,其实还是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?范醉暂时还不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有无女人,破刀断剑,亦可封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两位小弟弟,吃饱了,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妩媚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还没到,声音已经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妩媚,无法言说,听在耳中,骨头似乎都是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这个女人,还是少招惹为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的时候,他在网络上看到一句话:小弟弟,你还太小,把握不住姐姐的~

        那配音,能直接令人魂儿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是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弟弟就弟弟,为什么要加一个“小”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看向那人,普通的穿着,服饰只是一般的村姑标准配置,身前系着一张围裙,有着些许污渍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还有擦过灶台的烟熏痕迹,以及,黑漆漆的手印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得出来,她应当刚刚煮完豆腐,顺道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容姣好,水光滑嫩,若是在其脸上滴上一滴水,定能呈现珠子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第一眼,似乎能捏出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放眼望去,一马平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小鬼,看什么呢?真是人小鬼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敲了一下范醉和范闲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急忙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我已经做好了饭菜,不如你们一起过去吃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便伸手拉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微微侧身躲过,以自己还有事为由,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传来豆腐西施的笑声,“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范醉第二次见到豆腐西施。

        美,自然美,不过,却让人看不出深浅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得找个机会,提醒一下五竹叔,让他试试这个女人的深浅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怎么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离开铺子,范醉百无聊赖走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府门前禁止摆摊,所以,需要往前一段距离,才能听到明显地吆喝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卖糖葫芦,卖各种玩具,卖发钗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也不知是因为靠近海边,还是别的什么,这里的石板路,大多有些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带着些许黄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下雨天的时候,踩在泥泞路上,脚底沾泥,走到哪儿都能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去了药铺,却没找到自己想要的草药。

        逛了三家,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只能找老师想想办法了,鉴查院四处,专司制毒、炼药,那里应该有自己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至于借口嘛,需要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可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他遭受了不少暗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些不大明白,这些暗杀从何而来,可是,每次他都能险象环生,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明显,陈萍萍或者范建,暗中派人高手,前来保护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要离开,返回府邸抽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百暴击值,可以抽一次初级宝箱,回去可以试试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看到路边有一群人堵在一处巷道之中,似乎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犹豫了一下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热闹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好漂亮的小娘子,卖身葬父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饥荒刚过,许多地方饥民扎堆,不少人流落他乡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街上,乞丐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卖身葬父,卖身葬母,这种事情并不罕见,他今年便遇到四五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灾人祸,最受苦的,还是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微微摇头,继续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你个死丫头,竟敢咬我,来人,给我打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传来恶少李春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认得这个人,澹州一个海军都督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姓李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与皇室有些渊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一向横行霸道,在澹州这一片,几乎就是小霸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强抢民女这种事,更是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,此人最喜欢收集还未成熟的少女,回去调教,开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手中玩死的少女,没有一百,也有八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的父亲李夏,手握兵权,极少有人敢过问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,鉴查院曾经派人过问此事,最终却不知为何,竟然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冤家路窄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渣,曾经调戏过若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曾扬言,等若若再长大一些,就将她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他后来知道了若若的身份,在父亲李夏的带领下,登门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件事对范醉来说,没完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当时这个人渣打了若若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转身,朝人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人群之中,他豪气一指那个少年,霸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春来,欺负小姑娘算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本事,三天后就在这里,咱俩单挑,输的人,献出自己的屁股,任凭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样,有胆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声,一个身穿华贵服饰,腰缠万贯,却满脸麻子的公子哥,松开手中少女,看向范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这不是范府不得宠的私生子范醉吗,你小子真是不怕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承认,我惹不起范若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对于伱这个不得宠的私生子,即便是被我玩儿残了,估计也不会有人过问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忘了告诉你,本公子除了喜欢还没成熟的少女之外,也喜欢少男哦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的赌约,本公子答应了!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后,就在这里单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看着那一年的麻子,略感恶心,“我等你,麻子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