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网游竞技 - 从庆余年开始核爆诸天在线阅读 - 第九章:【日一秒】

第九章:【日一秒】

        一日时间,悄然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得丹药淬体之后,范醉能明显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感觉,无以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,将身上易筋洗髓排出的污垢洗干净后,他便一直在屋内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的时候,这个院子里,几乎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丫鬟中毒身亡,另外一个,则不敢再到此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闲白天需要出去练功,由五竹棍棒指导,或者,与费介一起学毒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,如今已经出师。

        院里无人,刚好用于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日光》,是一本包括刀枪剑戟、拳脚指掌,全方位的武功秘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吸纳核辐射,这着实危险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式,乃是剑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名为:日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范醉总觉得这名字怪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这招剑法,强调速度之快,极致的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这名字让他觉得,好像哪里不太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将其改名为: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招重在速度之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拔剑,出剑,收剑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速度有多快,这就因人而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重在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范醉开始了日夜兼程地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修炼内功,夜间修炼剑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小院之中,练剑,拔剑,收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核辐射之中,第一种力量,名为α射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字母,念“阿尔法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带有剧毒,且无解药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到达一定浓度,可瞬间致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要让敌人多久死亡,控制浓度即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可怕之处在于,无色无味,且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中毒之人,也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有后世的那些医疗设备,否则,绝对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正常人是无法知晓,自己是否患有癌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力量,将其附着于剑法之中,威力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不是见血封喉,但也算中毒,距离死亡不会太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浓度足够,也可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间,天空终于下起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暴雨!

        院里的芭蕉树,树叶扑哧作响,似乎要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从窗户看出去,那棵刚刚移植过来没多久的桂花树,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雨滴打在房顶上,啪啪作响,清脆悦耳,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天好睡觉,这大概是许多人都承认的共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范醉已经没时间睡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两天,就是决战之力日他可不想贡献出自己的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在顺华街,李二麻子说的话,可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的男女通吃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自己真的输了,想到那等场景,他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一站,必须赢!

        非但要赢,而且还必须赢得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暴力解决战斗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想知道,这一战,自己能获得多少暴力值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凭屋外风吹雨打,屋内,他自巍峨不动,静心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的耳朵轻轻一动,收功入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得到药力的淬炼之后,他的五感比起之前,扩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之前,他绝对听不到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不多时,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范闲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闲推门而入,急忙关好房门,阻止雨水进入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将油灯点燃,转身问道:“这么晚了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虽都是少年身,还未成年,但却极为成熟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单独在一起时,反而没有那么多遮掩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的时候,行走世间,两人多少都有些拘束,有意藏拙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一个还未成年的人,偶尔作出一些举动,或许会称成为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如果这种情况多了,那就不是天才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,两人都有藏拙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写书一事,范醉考虑过,或许瞒不过鉴查院的耳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到时候,大可一口咬定,这是抄袭他人之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信很多人都会,也更愿意接受这個理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对春花中毒的事情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闲开门见山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事儿都过去两天了,我还以为,你不打算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闲笑了笑,说道:“或许,那人也是如你我这般想法,真的以为我们放松了警惕,准备再次出手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将窗户检查一边,并没有被吹开的痕迹,也无人偷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雨夜,刚好掩饰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范闲深夜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,这次的目标是谁?”范醉在桌对面坐下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闲毫不犹豫,脱口而出,说道:“应该是冲你来的,不管怎么看,杀你都比较容易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看了他一眼,轻轻一笑,道:“你思路倒是清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闲摸了摸后脑勺,酷酷一笑,道:“那是!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这两日不知怎么,我忽然感觉自己头脑似乎清醒灵活了许多,思考问题,也比以前更加明快,清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嘴角微抽,我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,会是什么人的手段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闲甚至没有丝毫犹豫,推演逻辑非常丝滑,如数家珍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秋月最有可能下手,还有管家也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花秋月,是两个丫鬟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是范醉赐名,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闲打了个响指,说道:“既然你也同意,那行吧,你先安心准备决战,明天我分别查一下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伱别这么看着我,我这聪明是天生的,你羡慕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人手嘛,我可以找五竹叔帮忙,或者找老毒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点点头,说道:“行,那你自己小心,这些人刺杀我们这么多年,背后的人一定手眼通天,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这个,范醉心中也嘀咕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这些神秘人不止一次刺杀自己和范闲,陈萍萍和范建,以及庆帝就这么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也没有要插手的意思,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这些年,范建、陈萍萍、以及庆帝,三人对此也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早就将其连根拔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雨,似乎下得非常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在京都,同样下着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同的是,京都之中,如此暴雨之夜,才是宫女侍卫们最忙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卫安全,忙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宫墙狗洞,秘密约会,也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夜,对那些幽会的人来说,注定爱如潮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势渐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范若若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声音,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您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若若虽然年级尚小,却已知书达礼,与弟弟范思辙犹如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若啊,你的身体恢复得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若若自小体弱多病,这才送到澹州调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父亲,已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建似乎对她的回答置若罔闻,自言自语道:“嗯,看来,还是需要好好调养才行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吧,你准备一下,明日便启程,红甲骑手护送你前往澹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我已经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就这么定了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不知父亲此举何意,但是能再次回去,若若心中,喜不胜收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哥,我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