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网游竞技 - 从庆余年开始核爆诸天在线阅读 - 第十一章:【冷冷的姑娘】

第十一章:【冷冷的姑娘】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春花秋月,两个侍女皆已经被人所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现场依旧简单,并无打斗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很像是男女欢愉之战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月也死于中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模一样的毒。

        准确来说,那应该是春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因为剂量太大,把控不好,导致太过兴奋,导致心力衰竭而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之前说,还有可能是自己服毒自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次,已经让事情变得更加明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谋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颇有点杀人灭口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对于破案之事,范醉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偌大范府,再加上,户部侍郎的身份摆在那里,破案的事,自然有人来办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信用不了多久,京都就该派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,还是位破案的高手,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有着破案的任务在身,但实际上,主要还是针对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,只要凶手出现,自己再以暴力击杀之,便算完成任务,获得暴力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美!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并未参与破案,而是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范闲,则已经开始着手调查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丫鬟的尸体,已被人运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散去后,范醉继续自己的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闲得知他已经能够修炼,也小小吃惊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那么多年了,一直无法修炼,现在忽然有变,不免令人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当时也顺口提问了一句,范闲如今境界几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便宜弟弟,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,直言道,已突破五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岁的五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放眼天下,在同龄人之中,绝对算得上是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之,范闲每日都会抽时间修炼,几年来,不曾间断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份毅力,即便是肖恩也曾直言,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炼半个时辰,范醉对刀法追魂,却一直无法掌握。

        初窥门径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武道一途,虽说不进则退,但也不可一味强求,否则,有害无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理论,可不是因为他天生就是宗师,而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小说看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欢看小说的,谁还不能说两句有哲理的话了?

        自言自语说罢,收刀,将其提在手中,朝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打算去豆腐西施那儿蹭蹭,看看能否吃点豆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被风刮走的桂花树位置,光秃秃的,泥土翻起,留下一个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得重新种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穿过亭子,准备走出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地上,有一稍大些的水洼,若是踩上去,必然湿了鞋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下意识绕开,然后走出亭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走出刹那,亭子之上,一块瓦片刚好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剑光闪过,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    瓦片一分为二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地上瓦片,范醉喘着粗重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一剑,似乎就消耗了全身力气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剑,是他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力出手!

        快,准,狠。

        捡起地上被断剑一分为二,切口整整齐齐的瓦片,范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看向四周,并无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暴雨之下,瓦片不稳,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这么多年都没想明白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院门,走出院子,却看见一个小姑娘等候在院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愣了一下,认出她便是前两日卖身葬父的那個小姑娘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当即跪下,道:“见过少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这一句,便再没有其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挥舞两下手中破刀,七斤八两,刚刚好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少爷,我姓冷,没有名字,家里人都叫我小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时,她依旧低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也没伸手扶她,只是看了一眼,说道:“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不过,我不需要丫鬟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只是跪着,也不说话,范醉微微眯起眼睛,手中破刀搭在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这乱世,活着不易,下跪的人我见得多了,这招对我没用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下乱世,特别是近些年,天灾人祸,跪的人,他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在大街上,但凡你扔出两个铜板,不出一秒,便会跪过来一大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总不能都管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活着,量力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有菩萨心肠,也得有佛祖那实力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只是徒劳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自认为,他不是什么坏人,但就心性来说,也不算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话很少,也很冷的小姑娘,终于抬起投来看向他,也瞥了一眼那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破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没见过这么破的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刀架在脖子上,她的神色依旧那么冷淡,毫无波动,淡淡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条命既然卖给公子了,要杀要剐,随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嘴角轻轻一笑,也不与她计较,直接问道:“给你一次机会,说出你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手中破刀闪过一抹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跟着你,有朝一日,能够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范醉冷冷一笑,道:“抱歉,你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扛着破刀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她的经历,以及要报什么仇,都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回来之前,滚,否则,我不介意一刀劈了你,我虽只是个私生子,但杀个人,还是无伤大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人影已经穿过拱形走廊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过老夫人院子时,范醉往里面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暴雨之下,应该吹落不少树叶,可是那院子之中,却不见一片落叶,倒是干净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也不见丝毫水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离开后,院里,屋内,老夫人看着手中已经剪好的“醉”字,满意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忙完,站在一旁等候的丫鬟终于出声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,少爷并未收留那个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她又将两人对话一一说与老夫人听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老夫人脸上的皱纹轻轻颤了一下,自言自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孙儿,倒是活得清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丫鬟福礼道:“若是叫外人得知,免不了又要说少爷铁石心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将手中剪刀放下,缓缓站起身来,看向屋外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世道,心软的人,谁不是被人吃得只剩骨头渣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她脑海中忍不住回想起昔日那位,纵情天下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老夫人拄着拐杖,已行至屋外,看向那院子方向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若是跪的闲儿,说不准,便可留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丫鬟上前,轻轻扶住老夫人的手,说道:“二少爷一向心善,为人和蔼,很得小朋友们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笑了笑,说道:“时常关注,无论那小丫头是否能留下,将此事后续,一一报与我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日的对决,你多看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嘱咐,必不敢有所疏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问问后厨,今天吃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哦,好,我就让人去问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