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网游竞技 - 从庆余年开始核爆诸天在线阅读 - 第十二章:【要杀吗】

第十二章:【要杀吗】

        西施豆腐。

        牌匾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店里,范醉美美地吃上一碗嫩豆腐,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付钱那是不可能的,只能拿五竹叔抵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范醉在离开的时候,将一本《泡妞秘籍》,给了豆腐西施。

        还顺带讲解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“男追女,隔层山,女追男隔层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她够主动,没什么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热情似火,即便是机器人,也会被软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滚烫的豆腐胸膛啊,尽情发挥你的力量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豆腐西施那惊讶的目光中,范醉拍拍屁股,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想知道,这豆腐西施能否与五竹插出些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场面,估计很美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五竹虽然是机器人,但不知怎么,在便宜娘亲叶轻眉的影响下,似乎已经发生某些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诞生出一丝很淡很淡地人类情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他自己都没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范醉本就是穿越者,仔细留意之下,自然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加以扩大,或许五竹从今往后,能变得不一样,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轻眉不是一直想让五竹去相亲吗,却一直没办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或许可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嘿嘿一笑,他离开了店铺,去往隔壁五竹的杂货铺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店铺时,刚好看到有人在顺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三个铜板,却拿走近乎一百铜板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钱付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编织笼子,带着眼罩的瞎子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竹不阻止,也不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凭对方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进屋时,刚好看到这一幕,那人似乎有些心虚,着急忙慌,在转身刹那,险些与范醉撞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被人瞧见,心中更慌乱,恶狠狠瞪了范醉一眼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别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范醉本就没想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谁让他嘴欠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中断剑,瞬间出鞘。

        剑光闪过,令人眼前一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瞬间冷汗淋漓,手中东西掉落在地,却不敢有丝毫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断剑所指,正是他的致命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这一剑,若非范醉手下留情,此刻,他早已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    裤子已破,有鲜血顺着裤子慢慢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收剑入鞘,面带寒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捂着裆部,急忙逃窜而去,街上,顿时引来不少目光,画风忽然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练武了?”五竹似乎有些惊讶,可是,他是不会表达惊讶情绪的,故而,说话依旧如此平淡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上,似乎看不到一点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叔,你会刀法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好像什么都会?”范醉看了一眼地上的竹笼,他这手艺也不知从哪儿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竹酷酷道: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天生就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好奇,我问你刀法的事儿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问,难道你就不说?”难得反问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说的都对,其实,我是想让你指点一下我的刀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说着,他放下手中竹条,起身关上房门,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手势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力道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注意力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一直练刀,持续到傍晚,日落西山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叮,恭喜宿主掌握刀法追魂,初窥门径!】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是练成了。”范醉收刀入鞘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多少带着几分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于台阶上坐下,五竹怀里抱着烧火棍,斜靠在门框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,你怎么会这些东西的,我是说,教人练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,五竹似乎不会这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范闲的指导,也只是单纯地追逐棒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打打,一个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追,一个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这个问题,五竹并未像以前那般,及时回答他,而是带着几分追忆之色,然后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看小姐教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顿时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轻眉,确实是一個传奇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当今天下所有大宗师,几乎都是她一手缔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抬头看向天空之中,清晨时分,尚且还有些阳光,但现在,却再次变天,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,昨夜那一场暴雨,下得不够尽兴,今夜需要再来一发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炮雨,看来是免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,你觉得,明日对决,我能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竹看了他一眼,淡淡问道:“要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刀剑合璧,应该可以杀他吧,毕竟,那小子虽然年轻,身体却亏空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女通吃,想不亏空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忽然多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日,非但要胜,而且要大胜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暴力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竹再次平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已经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机器人的脑子里,一天天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竹叔,那豆腐西施人怎么样?你要不要尝试着接触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竹摇摇头,说道:“我对女人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终于说出真实想法,道:“这个女人有问题,不过,暂时无法确定她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范醉无语扶额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看了一眼天色,是时候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还没等他走出院子,一场暴雨说来就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袭来,不少瓦片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,看来今晚我只能住在伱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,范醉可不想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他那逆天的运气,说不定还没出门,就已经有一百种死法在等着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竹为他准备了丰盛的晚餐。

        生胡萝卜丝,炒胡萝卜丝,水煮胡萝卜丝,蘸水胡萝卜丝,胡萝卜丝盖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饱餐一顿后,范醉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京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夜,这里倒是安静得很,并无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府,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建正在写着书信,他需要将若若前往澹州的消息,告知老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不知道的是,若若还打算给大家一个惊喜来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书房之外有人落下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范建手中的笔微微顿了一下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禀大人,澹州消息,范醉与海军守将李夏之子,李春来,将在明日,于顺华街决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范建手中的笔迹忽然重了一下,在纸张上划出一条重重的墨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天前,澹州地远,传递消息需要花费些时间,今日才送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建放下手中毛笔,在书房中来回踱步,片刻后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,胜算几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影并未抬头,只是回禀道:“据情报,李春来已于半年前突破至三品武者,范醉少爷从未练武,且身子骨太弱,只怕……并非敌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