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网游竞技 - 从庆余年开始核爆诸天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四章:【捅腰子】

第二十四章:【捅腰子】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心中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是谁,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对方这份算无遗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个老阴逼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锅好像是他自己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最讨厌的,就是这种人了,和他们相处,太费脑,太费神,太心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不小心,就直接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范醉当即决定,以力破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懒得想那么多,直接杀了就是!

        与五竹低声说了句什么,范醉便一人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常年在海盗上经受海风侵袭,这个与李二麻子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脸上,肤色与常人略有不同,在灰白之中,带着几分黄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范醉果真走出,他拍手笑道:“如果我不是对你关注多年,也无法相信,你如此年纪的小孩子,竟会手段狠辣,心思深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得,不知是夸赞范醉,还是炫耀他自己的战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如今就局面来看,范醉已经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没说话,只是往那边瞥了一眼,若若被五花大绑,吊在篝火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下方,是一堆柴火,随时都能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若自小体弱,来澹州本就是为了调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被长时间捆绑吊起来,浑身血液流动受到阻碍,她脸色变得极为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嘴里塞着一块破布,无法出声,见自己哥哥孤身一人现身,她不由得着急起来,嗯嗯啊啊,却无法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范看了妹妹一眼,说道:“若若,别急,哥一会儿便救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救人?范醉,你今日在劫难逃,自身难保,还想救人?

        莫非是没见过海盗,被吓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话间,四周海盗配合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这年纪,还没断奶吧?就学人背着刀剑?能干什么,捅屁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娃娃,你出来玩,你家大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有没有告诉你,我们这些人,最爱吃小孩子的哪个部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来告诉你吧,脑髓最佳,其次是小鸡炖蘑菇,怎么样,怕了吧,别尿裤子,影响哥几个食欲啊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范醉似乎被吓得不敢说话,这些人笑得更加起劲,说出来的话,也越发难听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那個领头的男子挥手,所有人声音戛然而止,他看向范醉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杀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,杀便杀了,可是,你不该连我母亲也一起杀了,若不是因为她,我也不会冒险跑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这份儿上,范醉若是还猜不出这人身份,那就是真的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麻子的哥哥!

        几年前,被海盗掳走的那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,做了兔相公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来,估计是借助出卖色相,终于一步步获得地位,走到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思绪快速转动,说道:“你能带着大队人马,悄无声息进入澹州腹地,应该是伱老爹一手促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说来,他应该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,这是要起兵造反?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区区十万人,还不够陈萍萍塞牙缝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那些人也不可能全都跟着他一起造反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说来,他是准备带着自己亲兵,逃亡海上,做海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全对,只可惜,像你这种天才,注定要早夭,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二麻子的大哥,此行海盗的领头人,李存孝,也不再与范醉废话,直接挥手间,便下达了击杀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却忽然发现,自己身后一点声音都没有,无人回应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急忙回头,却看到了一地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全程他竟没有一点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若也被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存孝说话间,一把断剑直接穿透他的腰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断剑抽出,顿时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看着手中锈迹斑斑的断剑,却滴血不沾,不由得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算无遗策,可是你算错了一点,暗中保护我的,并非七品高手,而是天下间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的第五宗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尸体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你不该背对我,你虽然是三品,但失神刹那,足够我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拔剑术,一秒,其实,如此近距离之下,根本没有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走上前去,给若若松绑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竹则抱着手中烧火棍,站在一旁,静静看着两人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若,放心吧,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松绑后,若若抱着自己兄长,瞬间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也不管,直接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鼻涕眼泪,直接蹭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夜之下,冷风吹过,带着丝丝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八百海盗,对敌一百红甲骑士,虽然成功将红甲骑士全灭,但自己也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八百,只剩下三百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这三百人也尽数死于五竹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宗师出手,自然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,这位大宗师还使用了范醉配制的毒药。

        悄无声息解决这些剩下的人,自然不再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哭了好一会儿,若若终于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范醉带着她,返回澹州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孙女平安归来,老夫人才放下了一直悬挂在心中的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不及多做解释,范醉当即表示,全家需要马上撤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老夫人一声令下,全府上下,将四周东西弄乱后,全都进入了地窖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没多久,一队官兵杀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府邸之中一团乱,显然是刚刚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得迅速撤退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晚了,只怕他们就出不了澹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大队官兵离去后,众人方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澹州水军守将李夏,带着三千亲兵,前往海上落草为寇,做了海盗的消息,迅速传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消息,十万火急,快马加鞭,传至京都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建得知消息,自己老家竟被李夏带人闯入,当即进宫面圣,要求率红甲骑士杀回澹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陈萍萍却谏言,反对他的启奏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在御书房之中,陈萍萍将澹州之事一一说与范建与庆帝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范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始至终,庆帝几乎都没说些什么,此时,终于念了一下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番澹州危机,竟全靠一个孩童睿智,安然度过,当真不可思议,你们说,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神童,天启之人?”庆帝看着两人,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范醉是否神童的话题,三人并未过多纠结,而是商议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澹台水军守将一职空缺,该派谁去合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