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都市小说 - 我就是超级警察在线阅读 - 2061、对方已关机

2061、对方已关机

        最怕空气忽然静止,卢薇薇一席话,反而让顾晨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从周敏的种种异常行为来看,顾晨就可以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天凯替她偿还债务,让原本是周敏的债务,一下子变成了许天凯的债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失踪,等于是对许天凯的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应该落魄的人是周敏,可现在却恰恰相反,反倒是许天凯落魄的不行,还被债主当街暴揍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躺靠在座椅上,看着屏幕上的信息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卢薇薇见状,也是赶紧追问:“顾师弟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那个朋友,或许真的已经被人套路,这个周敏,怎么看都很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这帮人是一伙的?”卢薇薇太了解顾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的一个眼神,卢薇薇就能猜出他内心os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也是默默点头,不由分说道:“虽然我对这个周敏不太了解,但是从她种种行为,我都感觉,她在给那个朋友设置一张大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顾晨又想起之前听许天凯说的那些,当两人多年未见,再次重逢,当初对许天凯不屑一顾的周敏,当晚就跟许天凯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之后,两人又以极快的速度成为男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,好日子相处了一段时间后,许天凯忽然发现自己心爱的女人,某天被男人暴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想必是个男人也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这种节奏,许天凯肯定是要找人报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这个周敏,明明知道许天凯过去也是送人头,可她为什么不拦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说,从一开始,周敏就希望许天凯找到这帮人,然后被这帮人修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者说,让这帮人当着许天凯的面,羞辱周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一来,许天凯看到周敏受到如此待遇,一定会疯狂上头,从而答应替她还债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顾晨也是打上一记响指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这或许本身就是一个陷阱,而许天凯,或许就是这样被周敏和这帮人,一步步的引入陷阱而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短短时间内,突然就负债累累,这样的情况太过突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在顾晨思考的同时,卢薇薇的手机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卢薇薇二话不说,直接划开接听键:“喂,阿姨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瞥了眼顾晨,卢薇薇忽然小声说道:“我们还在芙蓉分局办公室,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晨听闻这话说的,似乎已经猜到是母亲大人打来的电话,刚想跟老妈肖晓芳解释一番,而卢薇薇却捷足先登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,是我在加班,对,是我加班,然后顾晨陪我,对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瞥了眼顾晨,卢薇薇也是笑孜孜道:“我们马上过来,对,阿姨和叔叔就不用等我们了,嗯,好,那我们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番寒暄,卢薇薇挂掉电话,也是长舒一口重气道:“阿姨又在催了,顾师弟,要不我们还是先吃晚饭吧,你朋友那边的情况,明天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。”顾晨也知道,这件事情,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索性便答应卢薇薇,两人关掉电脑,直接下楼取车,赶往顾晨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晚饭在顾家进行的十分愉悦,可是在芙蓉分局话痨属性的卢薇薇,在顾晨家中的晚宴上,却是格外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顾晨一直在思考许天凯的事情,因此家人之间的谈话,顾晨总是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跟卢薇薇闲聊了一阵,肖晓芳这才看向顾晨,问道:“儿子,我说的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顾晨愣了一下,见肖晓芳和卢薇薇盯住自己,于是敷衍的回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害,你压根就没听我在说些什么?你怎么搞的,让你出去接趟薇薇,怎么回来就这副模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肖晓芳也是对顾晨的反常举动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儿子心中藏有心事,做母亲的一眼便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索性也不再隐瞒,当即解释说:“老妈,今天早上在我们超市购买六折商品的张琴阿姨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呀,她儿子不是负债吗?所以拖累了家里,以至于购买这些六折商品,你张琴阿姨都要犹豫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肖晓芳也是回想起清晨的事情,索性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百川见顾晨一副忧愁模样,也是放下快子,提醒着说:“儿子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才去接卢师姐的时候,路过一处十字路口,发现张琴阿姨的儿子许天凯,正在被人堵在巷子里一顿暴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张琴的儿子,被人堵在巷子里暴打?”一听这话说的,肖晓芳也是眉头一蹙,赶紧追问顾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儿子,你有没有去帮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有。”顾晨斩钉截铁道:“当时我跑过去帮忙,那帮人才愤愤不平的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债主吧?”顾百川端起一杯红酒,也是轻轻抿上一小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默默点头:“这只是其中一帮债主,而许天凯也被人打的不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活该啊,谁让他欠这么多钱?超前消费的习惯是要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肖晓芳原本对于许天凯这类人就不想搭理,于是扭头看向卢薇薇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薇薇啊,现在的年轻人,超前消费的习惯真的不行,你们可不要随便乱花钱,花钱可得控制一下,否则就会像那个什么许天凯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呀。”也是听老婆又在唠叨,顾百川也是提醒着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薇薇家条件本来就好,而且薇薇又不怎么乱花钱,你怎么能把薇薇跟那帮人相提并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着卢薇薇家中也算是京城的大户人家,恍然大悟的肖晓芳,这才从刚才的气愤中缓过神来,也是苦笑一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幼,你看我这记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瞥了眼儿子顾晨,肖晓芳又问:“那这个许天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觉他被人套路了。”顾晨端起桌上的一杯果汁,直接咕噜咕噜的喝上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套路?”顾百川有些不解,忙问道:“儿子,这个许天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或许有很大可能,是被这个女人给套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晨扭过头,也是将自己今天在小巷中,与许天凯的交流,和自己在芙蓉分局调查的一些线索结合在一起,跟顾百川和肖晓芳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顾晨说辞,肖晓芳也是愣在当场,不由分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幼,这到底是怎么了?许天凯怎么会为了一个许多年没见面,而刚见面没多久就开始替人还债的女人在一起呢?这是被人灌输了迷魂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天凯也是这么说的。”见老妈肖晓芳,几乎跟许天凯说道一块去了,顾晨也是不由分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顾百川默默点头,也是甩着手指发表意见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咱儿子说的没错,商场上,我们被人骗过的次数也有许多,按照儿子这么说,其实,我感觉,这个周敏或许有很大嫌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抬头看着顾晨,顾百川又道:“顾晨,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分局代理副局长,这件事情,你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回分局,我在重新梳理一下。”顾晨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见儿子有担当,顾百川也是默默点头,赞同的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像这种事情,原本就不该发生,你看看现在的张琴,生活拮据,感觉都不敢跟街坊们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她以前可挺能说的,可见,她儿子负债的事情,让她抬不起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可以,顾晨,尽量帮你那个张阿姨度过难关,也帮他儿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人心险恶,善良的人过于善良,往往会被人利用,好人难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在顾百川话音刚落之际,顾晨的手机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拿起手机一瞧,正是许天凯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顾晨二话没说,直接划开接听键,说道:“许天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顾晨。”电话那头,许天凯是声音似乎也极其卑微,也是弱弱的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,你有没有周敏的下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晨刚想说实话,可想到周敏现在什么情况?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所以也不敢妄下结论,于是便随口一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周敏的情况,我明天去上班,帮你调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顾晨,如果有消息,请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,咳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天凯说道最后,整个人不由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赶紧又道:“你晚饭吃了没?如果没吃,可以来我家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。”这边顾晨话音刚落,许天凯便直接拒绝:“谢谢你的邀请,我欠你的实在太多,那一千块钱,等我有钱的时候,我一定还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在许天凯话音未落之际,电话中便传来一阵狗叫声,似乎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天凯赶紧敷衍道:“那……那就先这样吧,我先挂了,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边顾晨刚开口,电话中便传来许天凯挂断电话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手机,卢薇薇忙问顾晨:“怎么样?是那个许天凯打来的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顾晨重新拿起快子,也是叹息着说:“估计现在还在外头流浪呢,不过我给了他一千,应该可以应付几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害!”顾百川也是叹息一声,唠叨着说:“要是这个女人真有问题,跟债主合伙骗钱的话,儿子,你可得让这帮人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,现在赚钱多难啊?许天凯这孩子,我估计跟你也差不多年纪,他现在可能就是人生的至暗时刻,能帮一把是一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顾晨将这些记在心里,也是站立起身,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晚上9点10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顾家待了许久,陪着顾百川和肖晓芳看着电视,聊着日常的卢薇薇,也是低头看表,不由分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时候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晚了吧?”肖晓芳看了眼墙上的挂钟,也是笑孜孜道:“薇薇啊,要不,晚上就住在阿姨家吧,反正家里房间有的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闻言肖晓芳如此一说,这反倒让卢薇薇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瞥了眼顾晨,赶紧又道:“晚上还有些事情要处理,所以,谢谢阿姨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卢薇薇有些腼腆,肖晓芳也不好强求,直接瞥了眼顾晨,说道:“儿子,那你就送薇薇回去吧?晚上也不用住在家里,反正你明天也要上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顾晨原本也没想过晚上住在家中,于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,带着卢薇薇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启动车辆后,顾晨朝着芙蓉分局快速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车上,卢薇薇和顾晨聊起了肖晓芳和顾百川在餐桌上谈起的趣事,可顾晨的心理,却依旧想着许天凯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卢薇薇一次又一次的话题,顾晨也是敷衍的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顾晨心不在焉,卢薇薇也是知趣的就此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落下车窗,目光看向窗外,打发着无聊的路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,顾晨的电话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跟车载蓝牙相连,顾晨瞥了眼车载屏幕,发现来电人是许天凯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刚想接通,可电话却又忽然挂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“许天凯”来电的卢薇薇,也是黛眉微蹙,忙问道:“这个许天凯,莫非找你又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吧?”顾晨也不确定,可车辆再次开过一处路口,却迟迟没有看见许天凯的再次来电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心中产生疑惑,也是喃喃自语道:“难道刚才是不小心拨错了号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是吧?”卢薇薇双手抱胸,也是替顾晨猜测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或者,许天凯今天的心情糟糕透顶,心理上承受着巨大压力,所以,有些事情想跟你顾晨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拨通电话之后,他忽然又感觉,似乎也不好意思再麻烦你,所以,在电话拨通的那一瞬间,他自己又挂断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吧。”想到许天凯目前的状况,或许是出现了麻烦需要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晨在一处路口等红绿灯时,再次回拨了许天凯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许天凯的好吗在“都都”几声之后,却忽然挂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卢薇薇眉头一蹙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不小心挂断的吧?”顾晨也说不准,只能再次拨打许天凯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一次,等待的提示音却是对方已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/54/54161/313307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