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历史小说 - 千岁爷你有喜了在线阅读 - 第574章 他执念成狂的原因

第574章 他执念成狂的原因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淡淡地道:“大巫师,冷静点,你一把年纪,别气出心病来,不然谁还有本事用蛊神鼎把蛊神从我身体里剥离出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啼脸色一变:“她果然把这蛊神鼎的用法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?你说我的外婆阿古嬷嬷吗?”明兰若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啼眼底带着恨意地道:“除了她,还有谁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看着他的表情,嗤笑一声:“哟,瞧您老的样子,还对我外婆心存恨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老狗凭什么恨外婆?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是外婆,就算跟着外公逃出去,也要杀回来,取这个背叛自己的负心狗性命!

        龙啼似被刺到了,恶狠狠地瞪着她:“凭什么,当初我和那个侍女不过是意外,才有了孩子,阿古娜竟一点情面不留,直接将我驱逐出圣地!剥夺我大巫师的头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小与她青梅竹马,她正式继任圣女后,我侍奉了她十年,生不出一男半女,我受的压力和非议不比她大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其余的大巫师,都认为他有问题,要求阿古娜再挑选新的侍奉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压力太大,跟阿古娜的侍女有了几夜之欢,只是想要证实自己是能让女人生孩子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可笑了,你能想出来让侍女怀孕的法子证明你没问题,就不肯与我外婆结下血契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忍不住露出讽刺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结血契,意味着身体和思想都会不受控制,丧失自我,就像你控制元白一样,我不愿意有什么错,谁想当一个没自己思想的傀儡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啼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:“呵呵,你倒是什么好处都想沾了,还不想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    既想生出下一任圣女,好巩固自己的地位,又不想结血契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契是会一定程度的影响人的情绪和思维,但哪里至于就成了傀儡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白除了从一开始对她抱有敌意,变成不可自拔的亲近外,他其余的思维可清晰得不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我来说吧,你怕的是一旦和我外婆结下血契,你想控制西南三省当土皇帝的野心暴露之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外婆会用血契不让你做出这些事来,所以你才找出种种借口拒绝血契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毫不留情地戳破他的虚伪!

        龙啼苍老的面孔露出羞恼的表情来,一顿权杖,厉声道:“住口,和圣女结下血契的历代大巫师也不是都生下了继承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每一任圣女和结契的大巫师都能生下继承人,怎么会还有拣选圣女的仪式!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结了血契也不能保证就能让圣女生下孩子,我为什么要去做阿古娜的傀儡!”龙啼理直气壮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看着他那无耻的样子,忍不住冷笑:“没错,但我想问您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顿,问:“历代没有与圣女结下血契的巫师们,有没有能让圣女生下继承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啼一僵,脸色变幻莫测,好一会才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眯了眯眼:“呵呵,您老还挺诚实的,结下血契的大巫师都不一定能让圣女生下继承人,没有结下血契更不可能让圣女怀孕产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到了一半,她忽然顿住了,脸色瞬间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啼本来想说什么,却见她表情不对,身体都有些摇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眉心一拧,警惕地看着她:“你又搞什么鬼,想要装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,强压着翻腾的心绪,不客气地骂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巫师,明明就是你野心勃勃导致我外婆当时怀孕的机会都没有……你有什么好怨恨我外婆的,真是贼喊抓贼,老不羞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啼给她怼得脸色一阵青红,气得指着她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个死丫头,来人,给我把她拖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立刻有四个苗兵提刀冲了进来,要去押明兰若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却冷冷地道:“行了,就送我回房间而已,不用那么大阵仗,我自己去就行了,不过,如果住的地方太次了,我可要向新帝告状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龙啼气结,这死丫头还颐指气使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你你你了,新帝肯定会来看我这个明妃的,你好好安排妥当。”明兰若不耐烦地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面借龙啼摆脱上官宏业,现在借着上官宏业压服龙啼,反正狐假虎威什么的,她最擅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啼给她气得差点憋死,颤了半天,才咬牙切齿地道:“把明妃请到书云院去,好好伺候,不得让她踏出小楼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个苗兵面面相觑,他们还以为是要把人拖下去砍了或者关起来,怎么成了好好伺候?

        行吧,大巫师怎么吩咐,他们怎么办呗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四个苗兵就把明兰若恭恭敬敬地请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出了门之后,龙啼脸色阴沉下来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这阿古娜女儿的小贱种把身体的蛊神弄出来之后,没了蛊神的保护,他就在她身体里下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上官宏业亲近那贱丫头,到时候连上官宏业都会中蛊,让他们都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出了门,神思恍惚,整个人都似梦游一般地跟着那些苗兵们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,她只是试探龙啼,却知道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是结了血契的巫师都能让圣女怀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没有结血契的巫师,几乎不可能让圣女怀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阿乔让她生下了小希,而且就那一次,她就怀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意味着阿乔身体里有血蛊外,他……他是不是曾经和她结过血契?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完全没有记忆,没有自己和阿乔结血契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只意味着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阿乔和她结血契的时候,她还很小,很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对她近乎偏执到极点的爱意,甚至为了让她重生,以命祭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意味着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她对他有特殊的意义,是他无法割舍的一点“人性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是她的血契者?

        小白都能对她化敌为友,亲近成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她……那些近乎疯狂的执念,其实很大部分都是受血契影响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血契,他还会那样爱她吗?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,脑子里乱哄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呢,外婆没有提过这件事,阿乔也没有提过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