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历史小说 - 千岁爷你有喜了在线阅读 - 第575章 上官宏业的谋算

第575章 上官宏业的谋算

        她忍不住捂住额头,心情复杂到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的顾斯玉如鬼魅一般跟随着,自然也将明兰若的反常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冰冷深邃的眸子里闪过异样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明兰若就被送到了一处小院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地方环境还算不错,很是清冷幽静,房间也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在里面呆着,晚点会有人送吃喝的东西来。”一名苗兵还算客气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淡淡地点头,等着房间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后,她才疲惫地半伏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烦意乱,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明知道,做人要——论迹不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是爱她的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还是会忍不住去想诸如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爱她,还是受了血契的影响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时候,什么人让他和她结了血契”这种种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阿乔是她的男人,如果是小白,她才无所谓过程,只在乎结果——小白听她话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烦死了!”紊乱的思绪让她烦得忍不住狠狠地捶了下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咚”门忽然被敲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略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表情和思绪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竹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,一个穿着苗兵服装的少年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捧着一托盘吃的、喝的进来,低着头,小声道:“您的晚膳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一顿,忽然直勾勾地盯着他:“你抬起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高挑的少年苗兵抬起头,朝着明兰若做了“嘘”的手势: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看着他,眼底微亮:“小玉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面前的少年苗兵,正是顾斯玉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苦笑了下:“我是被抓来厨房做杂役的,后来知道大小姐被抓到这里来了,我就想办法贿赂了这里的厨房管事,才送吃的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淡淡地一笑:“你还挺聪明的,可是你这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的,你来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沉默了一下,轻声道:“至少,我可以陪着大小姐,如果有什么事儿,我再想想办法,看能不能从厨房传消息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看着他,轻哂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意思,这圣地管得那么松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给明兰若倒了一碗热汤:“大小姐,先喝点热的,暖暖胃,我瞧您心情似乎不太好,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拿勺子喝了一口热汤,有些心不在焉:“嗯,这两日,出的事太多了,新帝出现在这里,目标绝对不可能只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一脸茫然地看着她:“您是怀疑那位陛下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官宏业冒险出现在这里,只怕一是抓我,二是要对付小白,龙啼大巫师过于自负,只怕会被利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眸里闪过锐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看着她,轻声道:“您很关心小荆南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关心我弟弟,我该关心你个不熟的?”明兰若一边用膳,一边冷不丁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顿住,闷闷地又有些委屈地道:“我只是瞧着您有些伤怀的样子,不像是为尝新节和新帝出现的事情困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闭了闭眼,表情有些烦闷:“别问了,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没兴趣跟这个小子说自己的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她不愿意多说的样子,顾斯玉也只能暂时放弃继续问下去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兰若吃了一会,边上的少年只沉默地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他一眼:“你不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垂着俊脸,小声道:“大小姐吃就好,我在厨房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话音才落,他肚子就开始“咕噜”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僵了下,明兰若却忍不住轻笑了起来,把饭菜拣选了一半在碗里,推过去给他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这才羞涩地接过碗筷:“多谢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明兰若和自己吃完,他才收拾了碗筷退出去,回到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厨房里,此刻只有一个苗人打扮的管事厨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管事厨子见他过来,立刻迎了上去,讨好地道:“这位小爷,您看,我都按照您的吩咐做了,我的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斯玉将一只银袋子扔桌子上:“里面是一千两银票,你的家小,我会让人看着的,不会伤他们性命,过几日就会放他们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黑色的人影同时将一个托盘放在管事厨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托盘上有女人的银镯,也有老人和孩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管事厨子见状,立刻颤抖地把银票和那托盘都抱在怀里,恭敬地道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爷,您放心,明妃娘娘那边,所有饮食起居等物都交由您照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千两够他一家老小吃喝不愁最少三十年了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参见陛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头,上官宏业带着凌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门便有两个穿着大巫师服装,手握权杖的中年人对着他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上官宏业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位大巫师上来,手举着巫师权杖,又取了水碗,往那水碗里撒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们绕着上官宏业走了三圈,念念有词,又用手沾了水碗里的水,撒在上官宏业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,他们恭敬地道:“陛下放心,我们给您用了避毒和避蛊丸等物都在起效,您身上没有任何蛊虫和毒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宏业神色从容地点头:“两位大巫师辛苦了,朕这些日子还有赖你们相助,等日后,西南三省各族繁荣昌盛,必有两位大巫师的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位大巫师互看一眼,齐齐对上官宏业又抱拳行中原的礼节:“是,陛下,我们受龙啼压迫太久,也只有依靠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宏业托住他们的手:“放心,西南三省也好,苗疆也好,不是一个人的一言堂,龙啼大巫师仗着小荆南王是他外孙,称王称霸实在不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大巫师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啼那老头仗着自己年纪大,之前的圣女是他女儿,小荆南王是他外孙,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想继续把持苗疆大权,继续在西南三省当太上王,做梦!

        目送两个大巫师离开,上官宏业冷笑一声:“都说苗疆团结,朕看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波抱拳道:“陛下,臣看明妃娘娘可能已经怀疑您来这里的目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知道又能如何,很明显,朕出现在这里,出乎她的意料,朕这次一定要将她带回去。”上官宏业淡定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答应过给她太子妃的位置,也就是未来皇后之位,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,目光深沉:“如果她被朕带回去,苍乔没死,就一定会出现,如果他不出现,那就说明他真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要一箭三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