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玄幻小说 - 我的世界竟如此不靠谱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五章 救

第四十五章 救

        岚皋点点头,现在也就只剩下他还可以移动了,这几位灵王与李涵对拼争取时间的过程中,耗尽了灵力,此刻当务之急,就是先要吸取剩余未死的部众,维持自我,自己虽然灵力也耗尽了,但部族还在,这一会儿也恢复了丁点灵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是没有胆子对这四位灵王出手的,毕竟灵王还有自爆的后手,如今虚弱状况下的他,还抵挡不了灵王的自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动仅剩的丁点灵力,驾车驱使到李涵的身旁,看着倒在地上鲜血流尽,只剩下一口气的李涵,叹道:“看到了没,非是我等不理解你那宏大的梦啊,只是...神阴是我们永远无法抗拒的,纵然高贵如你,不也是一招都抵挡不住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涵虚弱的已经说不出话了,只能用不甘的眼神,狠狠瞪着岚皋,眼睁睁地看着他,拔出狼牙三叉戟,就要刺入自己的心脏,彻底使自己迷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般强大的力量,纵然我吸收了五位灵王的灵力,那能抗衡的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那也不能,那根本不是我能抗衡的力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,一切的反抗,注定是徒劳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绝对的力量差距,伴随而至的是自我怀疑,随之而来的,是信念上的崩塌,那不屈从于命运安排的执念,眼看就要烟消云淡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费劲了心思,挣扎了一生,到头来发现竟是徒劳,哀莫大于心死,眼中精光消散,这一刻,哪怕不需要岚皋补刀,李涵自己就要自我迷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结束了!”岚皋一戟刺下,就要结束李涵的性命,李涵认命的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从积雪之下的藏身地铺身而出,直接用身体挡下了岚皋的一击,一口鲜血喷出,温热的血液唤醒了李涵片刻的分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苟啸天一脸哀伤,死死抱着他夺路狂逃,灵力和不要命般的全部涌向李涵的身体,滋润着他重伤垂死的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岚皋铁青着脸,看着平日里信手就能捏死的灵者蚂蚱,竟然在自己眼前蹦跶,还救走了李涵,想追又没法追,灵力贮量不允许,想到神使必然的处罚,愤怒至极的他大怒咆哮道:“都赶紧给我恢复灵力,一会儿全部出动去追,区区一介灵者,跑不了多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艰难的挤出一个字,表达着心中的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有短暂几日的相处,但是苟啸天仿佛能够洞悉李涵心中所想一般,他撒丫子猛跑,泪流满面,哀嚎着,声嘶力竭道:“哪怕没有希望,那也要活着啊,只要活着,才有那么一丝可能啊,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啊,想见到呐,你口中那梦想中的世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漫天的雪花飘落,无尽的雪原之上,苟啸天背着重伤昏迷的李涵,一步一步艰难的跋涉,背后的创口不停的渗出血液,滴滴撒撒的落在雪地之中,洁白的大地染上樱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严重的是,区区一介灵者的他,哪里有着足够的灵力去滋养李涵受到重创的身躯,没多久,他就灵力耗尽,眼前一阵阵的恍惚,精神也变得浑浑噩噩,这是即将要失去自我,沦落成无知野人的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行,这样的话,李涵会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定要救他,即便拼尽全部也要救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浑浑噩噩的苟啸天,此时此刻只有这么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,一步一步的,艰难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执着无比的信念,似乎带起了灵与魂之海的躁动,失去了灵力束缚的他,魂之海泛起惊天的浪涛,凭借着信念的指引,魂之海蒸腾化作魂力透体而出,沁入李涵的身体,缓缓的治愈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魂之海的逐渐枯竭,苟啸天的模样渐渐变了,面上慢慢的生出容貌,鼻子逐渐变长,嘴巴渐渐的长成了一只狗嘴的模样,他的身形也愈发佝偻,手掌蜕化,慢慢成为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苟啸天的精神已经察觉不到身体上的变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和我说了好多,是什么我忘记了,只知道我当时听了以后,激动不已,那份激动的心情,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遗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不量力与神阴抗争,结果到头来落得个近乎身死道消,这不就是村里人口中的愣头青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还没吸收那五位灵王,见到神使出现就赶紧跑啊,还傻傻的呆在那里,等着对方出手。做事情全凭一腔热血,完全不动脑子,楞打楞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阴阴是萍水相逢,自己为什么要去救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浮现起初相遇之时,那个温和的笑脸,告诉自己别害怕,不会吃掉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从那一刻,自己就把他当成了好朋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朋友...呵呵,这个词语,在这样你吃我我吃你的残酷世界里,真的...好温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好想...让村里的人看看啊,我苟啸天,竟然和灵王级别的强者,成为了朋友呢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可惜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苟啸天最后的一丝自我消散,魂之海完全蒸腾透支的他,身体彻底佝偻缩小,彻底的变成了一只四爪着地的哈士奇,灵与魂彻底迷失的他,眼神中透露着不大聪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狗子的背上背着李涵,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背着一个人,已经全都忘记,只知道自己必须背着他,一直走一直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走到一处林地山坡旁,虚弱无比的狗子再也支撑不住了,身子一晃,背上的李涵摔落在了地上,似是心疼李涵,狗子发出一声哀嚎,随即它也虚脱的闭上了双眼,脚下不稳,一不小心从山坡上摔落下去,不见了踪影,只留下雪地里一连串的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涵独自昏迷在雪地之上,不知过了多久,周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,似是有大批人到了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一声惊呼传来,“胜涛兄你快来看,这里有一个人昏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一阵脚步声,有一道声音传来,“这家伙伤的不轻啊,费超贤弟,快叫人过来,将他抬回城去,放着他不管,他就完了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,那个谁,你们几个过来,看见那人了没,赶紧将他抬回去医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563/313307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