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abc - 科幻小说 - 快穿:摊牌了,我就是卷王!在线阅读 - 第202章 那个人

第202章 那个人

        归元宗的重建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淮作为上下唯一的一个闲人,每天钓完鱼后都抽空走一走,看看他们的重建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清闲的时候,掌门会脾气很好的问他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淮,又来了?来来来,看看我们这儿有什么还需要动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有忙时,他的脾气很差:

        “顾淮!你怎么又在闲逛?过来,你把这块木头烧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通常前者,顾淮会点点头,然后溜达去下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遇上后者,顾淮会直接说:“没长手,找顾天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继续溜达去下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天一对于他这种闲逛很不理解:“我们去哪,直接施法就可以,为什么要走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像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淮回答:“因为我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直白,叫顾天一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顾淮说的有道理,他确实很闲。

        闲到被一只野鹤叼走,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顾天一,就连两位掌门都不知道那只野鹤是什么时候出现,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把顾淮给带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淮对于这只野鹤的出现并不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前就感觉到了有另外生物的气息,就藏在那池塘之下,但不太确定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他把水里头的鱼都给嚯嚯干净,里头的家伙没了口粮,又看见顾淮是个不使用法术的家伙,觉得他是个好拿捏的,自然先拿他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众人不注意,野鹤叼起顾淮的衣领,就把他给揪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飞着飞着,野鹤觉得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叼着的这个人,居然没有挣扎,也没有反抗,就任由它带走,什么话都没有说,什么举动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自己抓错人了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他吓得昏过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野鹤低头看不见人,只能飞下来,将人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件衣服,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野鹤想了想,大概是脑子太小,决定不去管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它快要饿死,现在既然出来了,不如找一些吃的再决定要不要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野鹤觉得这个主意很好,于是继续起飞,朝远处绿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淮站在它头顶,感受四周吹来的风,觉得野鹤的主意确实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掌门抱怨,想要去外头带种子回来实在太麻烦,不如就让这只蠢笨的野鹤去做这件事情吧!

        野鹤飞向绿洲,避开了人群,先在河边漱漱口,才扎进河里去捕鱼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它下河的功夫,顾淮将白狐狸放了出来,交代它几句,给它一个储物袋,叫它快去快回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狐狸咬着储物袋,飞奔向有炊烟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种子,必须得去有人的地方,白狐狸原本不知道这些,但被顾淮支使得多了,自然也就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只神兽,它已经完全忘记了它找寻宝物的使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宝物要找,主人要的东西也得到手。实在是主人给的东西太好吃,它很难拒绝啊!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的,正在琢磨厨艺的顾天一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    野鹤吃饱回来的时候,狐狸也正好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淮夸奖了狐狸一番,朝着野鹤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野鹤听话得过来,低下了头,让顾淮站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它准备起飞的时候,它才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?它刚刚干什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它为什么要让一个人站在它的脑袋瓜子上?

        野鹤小小的脑子里,充满了大大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脑中一个声音解答了它的问题:“走吧,我们回到原来的泉水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野鹤点头,决定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说得对,自己不能在外头留太久,不然被发现可不太妙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是回去,而不是站在这里思考为什么自己要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野鹤听话起飞,顾淮很满意自己的这个新坐骑。

        狐狸也很不错,但年龄太小,一看就没有这只老野鹤靠谱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坐在狐狸上也有些不雅观,没有仙鹤来的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顾淮和野鹤一起回归元宗的时候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顾淮能驾驭这只修为不知道几何的仙鹤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所有人脑子里的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淮没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解释向来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储物袋扔给掌门,顾淮打了个哈哈:“好了,飞了这么久,我要去休息了,剩下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掌门看着野鹤,又看着顾淮,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看错的话,刚刚飞的家伙,是这头鹤吧?顾淮他站在那里,出了什么力?

        掌门骂骂咧咧打开储物袋,看清里头的种子以后,再也骂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狐狸有一个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管找什么,都要找最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淮让它找些种子,它就随便找了些珍稀的植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掌门将那些植物种子倒在地上,觉得自己简直晃瞎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是从哪里弄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可以不放在这里,留给青云宗用?

        这株冰心兰,他好想要,这株火焰草,他也好想要!

        都好想要!怎么办!

        掌门看着那些种子,觉得自己的心有点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可惜,好想都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已经被其他人看见了,他不好扯着脸留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归元宗掌门不忘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好东西,青云掌门你藏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掌门的脸色变化,最终留下一句:“这没有什么的,我们青云宗很多,这些就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做掌门,最重要的是脸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掌门仰着头,觉得自己的心好痛。旁边的夸赞吹捧,都没办法安抚他此刻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那野鹤究竟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,有人提出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掌门回首,发现野鹤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修为在整个修仙界也算是顶级,但竟然看不透这只野鹤的底细,甚至对方可以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掌门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放出神识,野鹤已经没有了踪影,掌门知道,想要弄清楚这个问题,只能问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被野鹤带着离开,又被带着回来的顾淮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那野鹤究竟是什么来头,只有他一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掌门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弟子的秘密,好像有点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动声色破了上古杀阵,又能和这样一只奇怪的灵兽相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掌门一惊:难道说,他是那个人?!

        /79/79031/20972158.html